AG直营平台 综艺节目线上线下统一标准,选秀不得“买投票”

杜绝“布设存在安全隐患的”综艺

根据官网介绍,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成立于2011年8月19日,是网络视听领域唯一的国家级行业组织。协会现有会员单位700余家,涵盖了广电播出机构、主流新媒体机构、互联网企业视听节目服务机构、影视节目制作公司以及华为、中兴等网络技术公司等网络视听行业全产业链公司。因此,此次《细则》虽然并非强力推行的官方政策,却具有行业公约性质,执行的可行性很高。

具体范围

近年来,从《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到《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偶像男团、女团竞演养成类真人秀异常火爆,一旦播出圈粉后,粉丝就开始为偶像“花式”拉票。根据报道,2018年一个粉丝平台上AG直营平台,某练习生C位出道的应援金额超过了310万人民币。2019年之后AG直营平台,公开应援集资有所收敛AG直营平台,但花样植入广告却有增无减,实际上也成了选秀节目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可以想见,《细则》如果执行,目前已经录制了一期公演的《青春有你》第二季和还未开始录制的《创造营2020》或许会因《细则》影响而对投票标准和广告措施进行修改。

(记者 祖薇薇)

94条具体《细则》,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通行《细则》,指出了综艺节目生产要素当中的可能触碰的具体红线,其中包括节目制作包装、文字语言使用、造型(服装、化妆)、道具、舞美、出镜人员言行举止、主创及出镜人员选用等。

订立标准

网综和卫视“看齐”

2月21日,在广电总局网络司的指导下,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联合爱奇艺、优酷、央视网、快手等视频网站,发布了《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核标准细则》(以下简称《细则》)。《细则》针对才艺表演、访谈脱口秀、偶像养成、情感交友、生活体验、少儿亲子、专业竞技、文艺晚会等几乎所有网络综艺节目类型,从主创人员选用、出镜人员言行举止,到造型舞美布设、文字语言使用、节目制作包装等不同维度,提出了94条具有较强实操性的标准。

强调安全

涵盖9种流行节目类型

针对访谈及脱口秀类节目,《细则》中第42条提出不得出现“以讨论明星个人婚恋、生育、纠纷、绯闻等生活隐私,或展示奢侈生活、豪华婚礼、子女天价教育等为话题和主要内容”,还规定“不得贬损语言描述、介绍、评价特定社会人群”。《细则》要求不得使用消音或哔音掩盖节目中低俗语言,制造强调和突出效果;不得片面、极端地分析、讨论、评论社会问题;不得片面解读、曲解社会议题。照此执行,部分吐槽类脱口秀和访谈类节目的题材可能会因此受到影响。

选秀节目

如果按照《细则》要求,部分热门网络综艺可能将调整制作方向:比如《细则》对近两年最为流行的选秀综艺做出限制,比如要求节目中不得出现“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刻意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助力”,这其实也是选秀综艺一直以来最受诟病的问题。

有业内人士指出,94条《细则》对于网络综艺的规范其实等同于目前各大卫视综艺执行的标准。这进一步说明此前广电系统要求的“线上线下统一标准”已经落地,网络综艺终于和电视综艺统一标准。

另一部分为“分类《细则》”64条,涵盖了目前网综最为流行的9种节目类型,其中涉及访谈及脱口秀类节目问题15条,选秀及偶像养成类节目问题10条,情感交友类节目问题7条,少儿亲子类节目问题15条,生活体验类(旅行、美食等)节目问题4条,专业竞技类(益智、体育、科技、艺术等领域)节目问题2条,游戏比赛类节目问题3条,有角色扮演的故事推理、演绎类节目问题6条,游戏改编类节目问题2条。

不得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

《细则》中第15条、第81条和第82条也规定,网络综艺中不得出现“布设存在安全隐患的”“在无现场专业人员指导和陪同的情况下,挑战具有潜在危险性活动的”和“对于专业程度较高的竞技活动,在竞技环节设置中没有安全指导和安全提示的”。去年年底,艺人高以翔在节目录制过程中因心源性猝死意外离世,被大量网友认为与节目环节设置中高强度的游戏、夜间录制和让艺人超负荷工作等脱不开关系。这一《细则》的提出,或许能够避免类似的悲剧重演。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登记在册的个体工商户8331.3万户,带动就业人口超2亿。受疫情影响,个体工商户复工复产和正常经营都受到较大冲击。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唐军在此前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通过网络问卷和现场走访等方式对个体工商户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个体工商户面临的困难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复工复产比较困难,开不了张,赚不了钱;硬性支出费用压力比较大,除了用工成本之外,还有房租、水电气费;流动资金捉襟见肘。

  永安保险频繁被诉强制搭售保险 祸起网贷业务合作现已整改